期末功課幾乎都繳交了,總算可以悠哉地看看閒書了,讀起了《與神對話》這一套書,共三本。書裏的神,不是現在任何宗教當中的神,只是要用我們的語言表達出來的話,那就只有「神」這個詞語了。目前看到第二部,節錄小紅帽特別有感覺的部分跟大家分享──

沒有一個到你身邊來的人是偶然的。

沒有偶然這個東西。

沒有什麼事是隨便發生的。

生命(生活)不是偶然的產物。

事件,和人一樣,是被你拉向你,為的是自己的目的。大型的全球經驗和發展是群體意識的結果。它們是被你們群體拉向你們,是你們群體的整體之選擇與欲望的結果。

群體意識是一個並沒有被人廣泛了解的東西,然而它卻力量極為強大,而如果你們不當心,則往往會超過個人意識。因此,如果你們希望,你們在地球上的大生活經驗得以和諧,你們就必須不論做什麼或去何處,都要致力於創造群體意識。

如果你現在處在一個群體中,此群體的意識又不能反映你的意識,而你在此時不能有效的改變這群體意識,則離開此群體乃明智之舉,不然它會帶著你走。它會走向它要走向的地方,而不管你要不要去。

如果你找不到一個群體其意識跟你相配,則去做一個群體的起源。其他有相似意識的人會被你吸引。

為了你們的星球有長遠而重大的改變,個人和小群體必須去影響大群體──到最後,是去影響最大的群體,即全人類。

你們的世界以及其處境,是所以在那裡的生活者之全部意識的反映。

正如你在周遭所看到的,有許多工作仍須待作──除非你們滿足於現在的世界。

令人吃驚的是,大部分的人滿足。這乃是為什麼世界不改變。

這個世界所推崇的是分別,而不是相同;意見的不一致是由衝突與戰爭來解決──而大部分人卻滿足於此。

這個世界是適者生存,「強權即真理」,競爭在所必須,而勝利是至高的善──大部分人卻滿足於這樣一個世界。

如果這樣一種體制也製造了「失落者」──失敗者,那就讓它製造吧──只要你自己不在其中就好。

即使這樣一個模式,使被人認為「錯」的人常遭屠殺,「失敗者」飢餓而無家可歸,不「強」的人遭壓迫和剝削,大部分的人還是滿足於此。

大部分的人認為跟他們自己不同的,就是「錯」的。宗教上的不同,特別不被容忍;社會、經濟或文化方面的許多不同,也是如此。

上層階級對下屬階級剝削,卻自鳴得意的美其名曰改善了犠牲者的生活,說他們比被剝削之前過得更好。上層階級以如此的方式忽視了真正的公正──就是所有人應當如何被對待──而不僅是使可怕的處境變好一點點,卻從中得取骯髒的利益。

......大部分的人並沒有看出,他們是在毁滅地球──那賦予他們生命的星球──因為他們的行為只求自己富裕。令人吃驚的是,他們目光短淺到不能看出短期的所得會造成長期的損失......不能把別人的痛苦像自己的痛苦那般體驗,乃是使痛苦繼續下去的原因。

分別使人冷漠,使人產生虛假的優越感。合一產生悲憫與同情,產生真誠的平等。

......許多人說希特勒操縱了群體──也就是他的國人──用的方法是他的狡詐和滔滔雄辯。但這種說法卻是一種方便說法,把一切罪責都推到希特勒身上──這不是人民大眾所要的方式。

但如果不是數以百萬計的民眾支持他,跟他合作,寧願屈服,則希特勒什麼也不能做。自稱為日耳曼人的這一小群,必須為大屠殺負起重大的責任。同樣,這稱之為人類的大群,也必須負起重大的責任。因為這人類大群即使並沒有做什麼,卻也是漠然的允許,漠然於德國所發生的痛苦──直至其情況是如此之深,以至於連心腸最冷硬的分離主義者也不再能漠視為止。

......希特勒經驗的可怕,並非在他把此經驗加諸於人類身上,而是人類允許他去做。令人吃驚的不僅是希特勒的出現,而是還有那麼多人同行。可恥的不僅是希特勒屠殺了好幾百萬猶太人,而是希特勒被迫住手以前,必須有好幾百萬的猶太人被屠殺。

......如果你們不滿意於你們的群體意識,就要想辦法改變它。改變別人意識的最佳途徑,就是你以身作則。如果你自己不夠,則組成一個自己的群體──讓自己成為你們想要別人去經歷的那種意識之泉源。當你們身體力行,他們就會──願意──去經歷。

是從你開始。一切事情,樣樣事情。 

你想叫世界改變?那就先把你自己的世界裡的事改變。


大家看新聞應該跟小紅帽一樣總做一件事:批評。

批評完,然後呢?一切還是事不關己!

「別人錯的,我無能為力。」

當災禍沒有蔓延到已身時,除了說說風涼話,終究我們還是漠然以對。

希望大家看了上面的節錄,一起感悟到人微言輕不是藉口。其實,每個人都可以從自己改變起的!(知易行難,大家一起努力吧!)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andelion1314 的頭像
Dandelion1314

小紅帽的美麗森林

Dandelion13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